邓氏动态 > 邓州大骗局
+

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

2018/6/9    作者:    来源:    阅读:878

顺丰大当家-绍兴馆

2015124日,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全国普法办公室联合在环球时报等各大媒体上,以整版广告的方式,发布了内容“弘扬宪法精神----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发展”的广告来纪念“12·4国家宪法日暨全国法制宣传日”。

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

对此,河南省政府金融网是这么介绍的:“2014111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设立国家宪法日。

背景

124日是中国的‘全国法制宣传日’。之所以确定这一天为‘全国法制宣传日’,是因为中国现行的宪法在1982124日正式实施。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的要求,全国人大便拟以立法形式设立‘国家宪法日’。

四中全会公报提出,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法律的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的生命力和权威也在于实施。‘宪法不是为了印在纸上、挂在墙上给人看的,但是多年来,宪法的实施和保障是不完备的。’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凌驾于所有法律之上,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从内容上来讲,宪法是人民权利宪章,最大程度集中了全国人民的共同意志、追求和信念,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在国家全力普法之日,孤峡山人也建议中央,我们中国应以“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的法制方式来建设我们的百家姓,以这样的手段来推动百家姓的姓氏文化建设。

一、“茂名邓氏宗亲总会”的召开

也就在法制宣传日的第二天,也就是今天---2015125日,在广东茂名市茂名国际大酒店,以邓焱文先生为首的“茂名邓氏宗亲总会”如期召开。会上邓焱文先生自称是“会长”。

    据各宗亲提供来的现场照片看,这会议阵容相当相当强大。密密麻麻的一群人,按邓焱文自己说是有八百人之多。都是金灿灿的围脖,透着一股高贵的帝王之气。

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

    但是,茂名当地的邓氏普通老百姓竟然不知情。并称这个“茂名邓氏宗亲总会”根本不邀请茂名当地的邓氏普通老百姓,瞎认邓州为方向。两相对比,不禁让我们嘘唏不已!

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

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

茂名正鼎股份的老板邓先生也在微信群的朋友圈中也发布了相关的图片报道。孤峡山人对其报道评论称“钱堆出来的,背后呢?忘本忘祖”。正鼎股份邓先生随即对孤峡山人的评论做出回复称:

“你说这话显得你很没水平!也很不中听!

从你的话语得知你缺乏正能量,缺乏包容,缺乏爱心!

邓氏历史与中国文化一样,源远流长,又有几人熟知?!你声声说你熟知邓氏历史文化,怎么不懂邓氏的包容,共存,鼓励,进步的精神!

如果你熟知历史文化你就有爱心有义务去推广去传播邓氏文化,而不是无情,冷漠,嘲笑!你要反思这个。”

    附图如下:
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

二、“茂名邓氏宗亲总会”背后的邓氏乱象

    孤峡山人在广东省政府网和茂名市人民政府网站上随意搜索了一下“茂名邓氏宗亲总会”这8个字,结果(截图如下)如孤峡山人所料。在广东省政府网和茂名市人民政府网二级政府官方网站根本查不到“茂名邓氏宗亲总会”和这个总会的合法资质。换句话说:“茂名邓氏宗亲总会”是一个以邓焱文为首的非法组织。
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

这个邓焱文是什么来头呢?据孤峡山人了解,邓焱文是茂名市企联执行会长,在茂名当地乃至广东省都有一定的政治、商业人脉资源。换句话说,是一个横跨政商两界的头面人物。

那么这个“茂名邓氏宗亲总会”又是什么来头呢?据孤峡山人了解,邓焱文在广州是广州邓氏宗亲会的成员之一。而广州邓氏宗亲会是深圳邓氏宗亲会的翻版。深圳邓氏宗亲会是邓州操纵、控制、统治邓氏家族的工具。换句话说,广州邓氏宗亲会是继深圳邓氏宗亲会之后邓州操纵、控制、统治邓氏家族的第二个工具。现在邓焱文看到广州邓氏宗亲会召开,眼红了,也领导部分不明真相的茂名邓氏搞这个“茂名邓氏宗亲总会”就顺利成章了。还听说,邓焱文和广州邓氏宗亲会还要组织人员去邓州向非法组织“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学习。

让邓焱文和广州邓氏宗亲会这么神魂颠倒要主动学习的“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是什么组织、什么机构呢?

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河南省民政厅、河南省南阳市民政局、河南省南阳市邓州市民政局的官方网站,我们根本查不到“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合法的政府批文,也就是说“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是非法组织。同样的,在广东省民政厅、深圳市民政局、广州市民政局的官方网站同样查不到深圳邓氏宗亲会、广州邓氏宗亲会的合法批文,换句话说,通过中国政府的官方渠道,我们可以百分百肯定:“炎黄邓氏宗亲联谊总会”及这个总会的工具---深圳邓氏宗亲会、广州邓氏宗亲会、乃至今天成立的“茂名邓氏宗亲总会”都是非法组织。

邓焱文、邓腾这些邓氏富豪其实对这些组织的非法性质是心知肚明的。但他们为什么还乐此不彼的去为之奔忙呢?孤峡山人认为,那必然是“无利不起早”。

至此,孤峡山人认为,可以回到文章的中心点上来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

邓焱文是茂名市企联执行会长,常和广东省、茂名市政商两界的政府官员、商界大佬们吃饭握手,显然不是一个法盲。

邓腾呢,早年是湖北黄冈中学的教师,后来调任深圳以后因贪污被开除公职,也不是一个法盲。据孤峡山人从广东梅州得到的消息称,邓腾现在卸任深圳邓氏宗亲会会长一职以后,通过新任会长邓诗新仍牢牢控制着深圳邓氏宗亲会。同时,还通过邓延寿,并由邓延寿出面,借着投资重修志斋公陵园的名义,将志斋公陵园内的空地划成若干地块,将这些地块变成陵位高价卖给志斋公的后裔。据广东河源邓小彪宗亲粗略估算,仅此一项,邓腾、邓延寿就能捞取十多亿的巨额暴利。

邓州政府呢,作为地方政府,本身就是地方法律法规的制定者、执行者。

邓州政府和这两个人从他们现有的个人资产及政商关系来看,他们都算得上是精英人物,都不是法盲,都有一定的法治思维,知道这社会应以法治方式推动的。但为什么偏偏在组织邓氏家族事务时不管是邓焱文还是邓腾还是邓州政府就忘记了凡事得依法办事呢?

三、邓氏乱象特点

以上邓氏乱象,我们不难看出有这么几个特点:

1、公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违法主体包括这么几类人。

1)、邓州政府的政府官员,如邓州的人大主任殷中玲、邓州原文广局局长闫富传、邓州政协委员邓香云。

2)、邓氏的富豪,包括邓腾、邓焱文、邓世鸿这些邓氏人,这些邓氏富豪的资产多的都是以亿、十亿或是百亿为计算单位的。而且这些邓氏富豪还披着合法的外衣,如邓焱文是茂名市企联执行会长,在茂名当地乃至广东省的政商两界乃至黑社会等渠道有一定人脉资源,属于长袖能舞的超级人物。

3)、海外华侨,如美国三蕃市邓高密总公所邓文钿加拿大邓高密公所会长邓衍锌、泰国邓氏宗亲总会理事长邓繁荣、英国伦敦华埠商会会长主席邓柱廷、新加坡邓氏宗亲总会会长邓廷初、马来西亚沙巴州邓氏宗亲会会长邓福恩、马来西亚沙巴州斗湖邓家宗亲会会长邓国威、马来西亚砂拉越邓氏公会会长邓民权等等人。这些人全是长袖能舞的富豪华侨,动辄都能出手几十万人民币而脸不红心不跳。

4)、中国史学界或是其它学术界的专家、学者都参与其中。如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建设管理系工程管理研究所副所长邓晓梅教授、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教授邓先瑞等等等专家。这些人利用他们在各自学术领域的影响力,助纣为虐。

还有更多的违法主体,孤峡山人就不再一一列举。

2、这些违法主体都利用他们在政商两界乃至黑社会等渠道的人脉资源,搞一个非法组织,根本不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相关主管单位、部门报备、注册。如邓州政府搞了一个非法组织“炎黄邓氏宗亲总会”。邓腾搞了一个非法组织“深圳邓氏宗亲会”。邓世鸿搞了一个非法组织“炎黄邓氏湖北分会”(又称湖北邓氏宗亲联谊会)、邓焱文则搞了一个“茂名邓氏宗亲总会”。

这些违法主体完全不顾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法权地位。自己缔造一个非法组织,高喊着“邓氏一家亲”、“天下邓氏是一家”、“邓氏家族要讲团结、求上进”等等近乎于完美的没有一点漏洞的口号,让不明真相的邓氏人拥泵相随。

3、这些违法主体所缔造的非法组织,因与家族姓氏之间存在极其密切的关系,表面看是一个组织,实际上又是存在民间,搞的政府各部门、各机构想管不好管、想不管还得管的尴尬局面。加之组织者往往是各个姓氏、各个家族中有很高声望、有很大影响力的有权有钱有势力的人物,与政商两界、黑社会渠道、海外侨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好得罪。最后,政府各部门、各机构都很无奈的抱着不发生刑事案件、不发生恶性治安事件就好的心态,爱理不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4、主流媒体的助纣为虐、推波助澜。人民网、中新网、新华网、新浪、网易等纸媒体、网络媒体等大佬们的记者、编辑,只要看到有点点的新闻价值就大肆报道,成为这些违法主体的帮凶。各主流媒体的记者、编辑根本不对所发布的这些新闻进行审核,根本不去思考这些报道内容是不是涉及到社会族群关系稳定、是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否背离中国五千年历史文明等重大问题。

5、政策指导工作不明确。

关于各姓氏的宗族管理指导政策不明确,上级管理单位、主管手段、主管时效、追责问责机制、资金监管都跟不上。

按国家的规定,各姓氏的宗亲组织是向民间组织管理部门注册备案。但民间组织管理部门实际是按“谁组织、谁负责”的手段进行管理。这年头谁也知道,出了大事,哪个组织者会主动投案的;这世上还有多少人会自己来贼喊捉贼、自投罗网?所以目前这“谁组织、谁负责”的监管手段其实是形同虚设。

也有一些地方是向文化宣传部门注册,如某某文化委员会。又有一些是向统战部门注册的,如福建邓氏委员会就是向福建省委统战部报备注册的。还有一些部门是向某些学术机构备案注册的,如湖南邓氏就是向湖南的炎黄文化机构注册的。

这五花八门的管理、注册备案管理,导致了各姓氏的宗族管理指导政策、上级管理单位、主管手段、主管时效、追责问题责机制都跟不上,导致各姓氏的宗族组织成为了权势力量的集合体,成为有权、有钱、有势人物、商界精英的交流平台,而不是福佑各姓氏的平民百姓。

特别是对这些组织的资金监管没有一个透明的机制。导致像邓腾这个人能不断假手各种形式贪污家族的捐赠资金。还导致像邓焱文这些邓氏富豪将“邓氏商会”变身为“茂名邓氏宗亲总会”,以商业方式来运营邓氏家族事务,将邓氏家族变身为他们赚钱的另一个资金池。

6、同姓姓氏之间互相攻击。当然,更严重的发展到了人身威胁、下死亡追杀令、斩首灭门等恶性攻击。如邓腾曾威胁要用成都军区的军事力量收拾邓军宗亲。四川成都邓雪峰曾多次称要到福建龙岩来砍死孤峡山人。天津人、原新华社退休干部邓云馥曾威胁要动用北京总政治部、广州警备区司令部的军事力量教训邓伟坚老宗亲。广东梅州邓伟风会长一家子被一百多个邓氏人(这一百多人的背后主谋是湖北人邓腾、策划人是邓延寿)包围,所幸武警部队的人及时赶到才没被斩首灭门。

这些武力与非武力的攻击导致各姓氏的家族成员在暗中都形成了不同观点、不同阵营的隐性力量。各姓氏家族的分裂也由此在实际上变相存在。

7、这些违法主体还极度重视文化宣传。如搞一个或是多个姓氏网站,或是发行姓氏内部的杂志,或是成立姓氏内部的QQ群、微信群,或是号召撰修族谱,并贯名“某某姓氏总谱”、“某某姓氏通谱”、“某某姓氏炎黄总谱”,成立各姓氏跨省跨国的宗亲联谊总会及各省各市的分会,自成一个系统。通过这些手段将他们认定的结果以文字和族谱的方式固化下来,传承、毒害几代或是几十代人。

上述这些问题仅仅我们邓氏一家存在吗?其实不然,邓氏有、甘氏有、谈氏有……只是有没有像我们邓氏一样被公开曝光而已。永康市档案局周跃忠先生也曾在《永康市民间修谱现状与思考》一文中做过一些表述。

“一是内容欠客观、全面和真实。

缺乏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对各个时期的人事,评价不当,表述主观,偏离当代社会主题思想。

二是缺乏统一规范标准。

有些主编或编写人利用便利,把自己的事迹也一起编入世系表中,有的甚至写成传,自我歌功颂德;有些现任的村主要干部,利用职权关系,连篇累牍记载个人善行

三是内容存在缺漏。”

那么,国家应如何处置这些涉及到家族性质的民间事务呢?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孤峡山人还是建议,我们应“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

四、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

孤峡山人的这一观点,永康市档案局周跃忠先生也曾在《永康市民间修谱现状与思考》一文中做过一些表述。

“一是官方以积极支持的态度明确职责部门。对修谱现象,不能放任自流,应该明确履职部门和单位,如管理归口文化广大新闻出版部门,业务指导归口档案、方志部门,主动介入这一文化现象,促进我市民间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要建立这一体制,官方必须实现认识观念上的转变。

二、尽快出台相应的规范性文件。

明确职责部门以后,应尽快制定相应的工作规范,直至出台规范性文件,如修谱告知制度,或审批制度,修谱理事会管理制度等;业务上出台谱牒行文的规范,以利加强指导,成就一批经典之作。对不符合相关程序擅自组织修谱的,对当地行政村负责人和组织当事人应进行批评教育,对粗制滥造,造成不良后果的,依照有关法规进行处罚。

三、组织续修宗谱行业协会。

开展民间宗谱方面的调查研究,真正把这一善事做好,相关职能部门成立组织修谱行业协会,协助承担一部分职能工作。

四、官方补助经费用于修谱。

有条件的镇(街、区)、村,以及市财政,可以安排适当的经费,对民间修谱给予相应的财力支持,这是得民心、顺民意的举措。”

孤峡山人则认为,我们应比周跃忠先生所说的想的更全面一些。我们应“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邓氏家族建设”,以一个透明、系统、高效的机制促使涉及各姓家族的民间事务回归到法治的轨道上来。其具体内容包括什么呢?今孤峡山人以个人的粗识陋见尝试讨论一二。

孤峡山人认为,要将涉及各姓家族的民间事务拉回到法治的轨道上,应有一个顶层设计,一个顶层设计首先应有一个系统的指导思想。那这个指导思想是什么呢?

孤峡山人个人认为,这个指导思想应是:实事求是、依法办事、有效监督、系统组织、分类管理。

1、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应是我们推动各姓家族的民间事务法制化建设的前提。实事求是指从实际对象出发,探求事物的内部联系及其发展的规律性,认识事物的本质。通常指按照事物的实际情况办事。毛泽东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中指出:“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亊物,“是”就是客观亊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毛泽东认为,“是”就是事物的规律,“求是”就是认真追求、研究事物的发展规律,找出周围事物的内部联系,作为我们工作的向导。那我们在具体的工作中应做到哪几点呢?

首先,应对各姓氏的源流实事求是。充分研究、充分论证,依托我们国家的史学力量、考古成果、史籍记载等等行之有效的科研成果、理论成果及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优秀人类文明。不能像邓州一样,不是邓氏家族的发源地,反是拼了老命宣称“邓州是天下邓氏的发源地”、“邓州是邓氏故里”……

其次,应对我们国家的考古成果、史籍记载等等科研成果、理论成果及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优秀人类文明实事求是。我们的考古成果、史籍记载等等科研成果、理论成果、人类文明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能把一说成二、不能把中国说成美国。绝对不能像邓州政府一样,为了将达到“邓州是天下邓氏的发源地”、“邓州是邓氏故里”的目的,不择手段,歪曲原有的考古成果、史籍记载,歪曲事实、断章取义,指鹿为马。

再次,应对各姓氏的合理诉求做到实事求是。我们应充分尊重各姓氏自己的研究,让他们的研究成果百花齐放,不能让这些成果被各姓氏内部富豪、权贵把持。充分尊重各姓氏的各研究土专家的研究工作与努力及成果,让他们有一个平台去实事求是的努力。

在做到了实事求是以后,还应依法办事。

2、依法办事

孤峡山人认为,推动各姓家族的民间事务法制化建设,依法办事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其内容应包括。

依法注册,统一向民政部门申请注册

首先,应各姓氏的宗亲组织应依法备案注册。注册应有有一个统一的管理方针,有一个统一的归口管理部门。归口管理部门应有一个统一的指导原则。孤峡山人建议国家,各姓氏的宗亲组织应统一在国家民政部、厅、局、所注册,核发合法的资质证明。

以县为单位,每个姓氏如要组建其宗亲组织,应向所在县的县人民政府直辖管理的民政局申请注册并备案。如各姓氏以市或地区为单位组建其宗亲组织,则应向所在的市或地区人民政府直辖管理的民政局申请注册并备案。如组建省一级的宗亲组织,则应向所在省人民政府直辖管理的民政厅申请注册并备案。组建跨省的、全国性的宗亲组织(即各姓氏所称的总会)应向中央民政部申请注册并备案。

各姓氏递交申请注册的备案手续以后,各级民政部、厅、局、所应依法对其组织者、组织大小等等进行严格审核。绝对不能像深圳邓氏宗亲会一样,由一个贪婪且有过贪污历史污点的邓腾来当会长。

同时,审核时应执行县级申请以后进行初审、市或地区级主管民政局二次审核。市或地区级的则应报省一级民政厅二次审核。省级的则应报中央民政部二次审核。以杜绝当地民政部门作弊的可能。向中央民政部申请的则应由民政部通过其它中央部门如统战部、文化部多部门横向调查以后审核通过。审核部门工作人员不得经手办理本姓氏的申请审核,必须交由其它人员来审核,以杜绝作弊行为。

各姓氏的宗亲组织取得合法资质以后,应依法行事。

绝对不能再执行现阶段的“谁组织、谁负责”的监管手段。没有取得合法资质的,一律视为非法组织,一经发现,立即对组织人实施治安监管措施。

3、有效监督

各姓氏的宗亲组织,依法取得合法的资质以后,统战部门应对其进行有效监督。不能让这些法律主体变身商业主体、变身成聚众滋事的暴力组织,或变身成盘踞在各姓氏老百姓头上的权贵组织。

就如现在广东省梅州市的邓氏总会就是由邓腾幕后控制、邓延寿前台策划的暴力组织,对拒不接受其号令的梅州邓氏进行打砸砍甚至斩首灭门。

孤峡山人认为,对各姓氏的宗亲组织的有效监督应包括以下几点。

1)、依法接受统战部门的统一监管

各姓氏的宗亲组织依法注册取得合法资质以后,还应依在接受政府监管。特别是发生了人事变动的,应及时向注册、监管部门报备。孤峡山人认为,各姓氏宗亲组织应依法监管,应统一接受统战部门的监管。如发现有反党、反国家、危害国家安全、违反社会治安的,应立即取缔。

统战部门应制定统一的对各姓氏宗亲组织的监管细则与处罚细则,并依法执行。统战监管部门工作人员不得参与本姓氏的宗亲组织监管工作。

2)、依法解散、取缔

如发现某个姓氏或某个地方的某个或某几个姓氏的宗亲组织有违反国家、社会安全或治安或统战工作要求等国家法律法规的,应及时以书面、法律文告等有效的法律手段通知该宗亲组织及其负责人、组织人,要求该主体依法解散,如果拒不解散的,由监管部门通知并出面取缔。并依法对负责人、组织人采取必要的法律制裁措施。通报全国。

像由邓腾幕后控制、邓延寿前台策划广东省梅州市邓氏总会应依法取缔,通报全国。

3)、严厉问责追责

我们在对各姓氏的宗亲组织依法监管的同时,也应完善严厉的问责追责机制。

首先,我们应建立注册问责追责机制。执行“谁经手谁负责”的问责追责机制。只要发生重大民事问题、重大刑事犯罪活动,注册的经手人、相关主管领导都应按“谁经手谁负责”的问责追责机制,严厉问责追责,并通报全国。

其次,应对监管机构、单位地执行“谁经手谁负责”、“分省分片管理”的问责追责机制。只要发生重大民事问题、重大刑事犯罪活动,监管责任人、相关主管领导都应按“谁经手谁负责”的问责追责机制,严厉问责追责,并通报全国。

再次,对各姓氏的宗亲组织本身也要执行“谁组织谁负责”的问责追责机制。只要发生重大民事问题、重大刑事犯罪活动,宗亲组纷织的所有责任人、主管负责人包括会长、副会长、名誉会长、秘书长、副秘书长等等人员都应按“谁组织谁负责”的问责追责机制,严厉问责追责,并通报全国。

像邓延寿、邓腾这样勾结黑社会干扰梅州邓氏祭祖、对邓氏人斩首灭门的恶性刑事犯罪活动如果查实确有其事应对相关责任人、当事人应严厉问责并通报全国。以法律的手段维护各姓氏宗亲组织的法纪。禁止他们以家族势力为依靠无限恶性膨胀。对像邓焱文这样知法犯法的政商大佬,应取消他一切政协商界的资格。像邓延寿半官半民的人,应取消他政协委员的身份。以法律的铁拳将各姓氏的宗亲组织引导上法制化的轨道上来。

4、系统组织

对各姓氏的宗亲组织,应坚持系统组织注册、监管的原则。同时应坚持人才培养机制。完善族谱编辑的指导思想。

人才培养可以通过各地方党史办、史志办推荐;各姓氏网站的管理人员中去发现,责成各地方的党史办、史志办制定专业的培养计划,由省一级的党史办、史志办进行培养。这项培养机制应长期系统的进行组织执行。

在培养人才的同时,我们还应注重各姓氏族谱编辑的指导。对各姓氏的族谱实行党史、史志办备案的方法。各地的党史、史志办备案以后,一则由党史、史志办派出专业人员对各姓氏的族谱编辑委员会进行指导,二则规范各姓氏的族谱编辑工作。这项指导机制也应长期系统的组织执行。各姓氏族谱编辑以后,由地方性的档案馆、史志办分别存档。以便日后的国史地方志的编辑管理。

我们应坚持把这项工作作为维护社会稳定、强化国家安全、推动民族融合、推动中华民族复兴、增加社会财富、增加老百姓个人及其家庭财富的一项配套工程来处理,不能因某个或某几个姓氏的宗亲组织,冷落了弱小姓氏、少数民族

与此相关联的,我们应通过各姓氏的宗亲组织,加建推动各姓氏的文明建设,让各姓氏的宗亲组织能作为一个领头羊,通过家规家训的训导,推动各姓氏扫盲、提高文化水平,推动各姓氏的公益建设,做到人人懂知识、人人有爱心、一家有难、八方来助。形成一个良好向上、团结互助的社会风气。还应通过这样的方式加强商业交流、推动各姓氏安居落业的城镇化、新农村建设,为各姓氏、各家庭和各民族的经济建设奠定良好的基础。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建设好强大的软实力基础。

5、分类管理

各姓氏的宗亲组织,其实是涉及到了社会、家庭的方方面面,所以在其注册、监管过程及解散等事前、事中、事后的管理时,应坚持分类管理的原则。

涉及到侨务工作的,我们应融入侨务管理指导,加强引导。涉及到少数民族的民族事务管理工作时,我们应融入民族事务管理手段,引导管理。涉及宗教事务时,我们应加入宗教政策的指导与引导工作。涉及到商业等经济建设的,我们应以有效的经济分类管理进行指导。不能将某个姓氏的商业变成某个姓氏的宗亲组织。

分类管理时还应对各姓氏的族谱印制进行必要的宣传教育,就如周跃忠先生所说的一样,“官方以积极支持的态度明确职责部门。对修谱现象,不能放任自流,应该明确履职部门和单位,如管理归口文化广大新闻出版部门,业务指导归口档案、方志部门,主动介入这一文化现象,促进我市民间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对各姓氏的族谱印制等等工作进行一个有效的管理,才能与社会主义价值观相融合。达到真实的因势利导,变废为宝,让各姓氏的族谱成为国家史志管理工作的一个配套工程。

孤峡山人认为,国家应因势利导,对各姓氏的宗亲组织进行有效的管理,出台管理办法或细则,并依法执行到位,让各姓氏的宗族组织建设走上良性的法制化轨道上来。才是我们各姓氏宗亲繁荣昌盛的强有力的后盾,也是国家繁荣昌盛的强有力的后盾。

    以上是孤峡山人个人的一些孤陋寡闻之见识,还请各方家批评指正!

转载声明:

1.本文转载于《中华邓氏族谱网》,版权归原作者和原网站所有,如感觉侵权,联系管理员删除;

2.因本站资料为采集或转载回来,作者如有错误之处,请及时联系管理员,以便修正!

注意:本站《邓氏网》不负其他连带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博客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