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历史遗迹探疑

赣州地名溯源14:赣县田村、大田、阳埠、吉埠、南塘、官村等

时间:2018/6/10 13:27:39   作者:   来源:   阅读:979   评论:0
内容摘要:赣县·田村田村位于赣县东北部,东北与兴国龙口交界,南连南塘,西靠万安县顺峰,北邻白鹭。田村名缘于田村圩。唐大历年间,龚和德从四川徙此拓基、繁衍近五十代。开基时取名玉田村,寓蓝田种玉之美意,后简为田村。田村境遇内有些地名十分显文化。比如,上汉地,让人以为是汉代先人所居地,实则上是村民尚武,人个武艺高强,近邻皆称这里是一处...

赣县·田村

田村位于赣县东北部,东北与兴国龙口交界,南连南塘,西靠万安县顺峰,北邻白鹭。

田村名缘于田村圩。唐大历年间,龚和德从四川徙此拓基、繁衍近五十代。开基时取名玉田村,寓蓝田种玉之美意,后简为田村。

田村境遇内有些地名十分显文化。比如,上汉地,让人以为是汉代先人所居地,实则上是村民尚武,人个武艺高强,近邻皆称这里是一处崇文尚武、出英雄好汉的地方,遂得名“上汉地”;乾古坑,刘氏奠基时,劈荆棘,造良田,改变乾坤,取各乾坤坑,后演变成今名;柏棋,山谷中柏树星罗棋布,遂得名;芳溪,溪边人家,奠基人祈愿后人永享福禄,取名禄坑,后裔繁衍,沿溪扩建,寓“流芳百世”之意,改为芳溪;白地,村子里李树多,盛花期一片雪白,故名;兰芬,北宋宝元年间,丁氏开基,以“兰桂芬芳”之意取名;春坑,原有臭椿树,得名椿坑,后雅化为现名;酉岭,村庄座西向东,后山在西(八卦中属酉),故名;下富竹,过去苦竹多,原名苦竹,后雅化为富竹(另有上富竹,在白鹭)。

田村是苏区革命根据地之一。19301933年,中共赣县县委设在百岁坊,赣县苏维埃政府设在进士第,县法庭设在景福地,县政治保卫局设在中和堂。赣县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建立在杨梅村。

田村圩上有契真寺,契真寺传为汉代始,有十八和尚遗十八经书之传说,至今每年夏天仍为晒经活动,影响深远。田村圩东北 16公里的山窝内有宝华寺,相传寺内有十宝:白果树、四方竹、千人锅、千人床、千年柏、千年棕、龙王井、出木井、倒栽葱、玉石塔,物华天宝之地,遂名宝华,所以山岭也名宝华山。宝华寺乃马祖从赣州水东过来后开建,其中有一段故事传说。

宝华山建寺之前叫龚公山,为著名乡绅龚亳隐居地。传说,马祖从赣州来到此处,见风水奇妙,适宜做寺,遂向龚亳讨要一块袈裟面积大的地一用,龚亳是个厚道人,见高僧有求,且要求不高,遂概然答应之。岂知,马祖借日下西山之时机,从对面高处抛出袈裟,借到光影,再施以法术,袈裟的投影竟达数亩地之大。马祖笑着对龚公说,我这一袈裟地可不小也?龚亳毫不反悔,择日率家离开旧地,将一块风水宝地奉献给了马祖,马祖就在龚亳留下的佳地上建起了宝华寺。“马祖建丛林”即源出于此。

宝华寺内十宝多有神话色彩,如可睡千人的千人床、可做千人食的千人锅、可以出木的出木井、葱可以倒着栽的倒栽葱,以及所谓遥相呼应以呼风唤雨的龙王井,但,宝华寺的另几宝,如千人柏、千人棕、四方竹、白果树及玉石塔却是实实在在的宝物。特别是玉石塔,乃马祖高足,即宝华寺的实际主持智藏大师舍利子之藏所。《赣州府志》载:大光宝塔,在宝华寺。唐穆公为大觉禅师建,北宋元丰年间重建,现存者为宋物,并非唐物。现为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

赣县·大田

大田乡位于赣县中部,桃江下游,东邻于都县,南接长洛、大埠,西靠茅店和章贡区沙河,北连江口。乡政府驻地大田圩距县城22公里。

81岁的徐朝森老师说,大田最先名大由,传说从道教中衍生而来。明代时,这片地方由廖氏族人居住(有廖屋场、老屋场之名),后来,因为桃江河水泛滥,河坝不断冲塌,遂有一支往现夏湖迁去,夏湖这支繁衍得很快,人口迅速膨胀,渐有集市形成,名夏湖圩。然,由于开圩这族廖姓太过霸道,“土税”收得太重,比如谁卖三只鸡,便抽一只鸡作税钱,谁卖四条腿的猪,便抽一条猪腿为税儿……渐渐赴圩之人便生了反意,大家伙私下聚会商量:拔了这圩!于是,便计划往廖屋场新开一圩,廖屋场人很高兴,慷然提供十担谷田做开圩用地,于是,新圩形成,这片由廖屋场人提供大田建成的圩便叫了大田圩。后来,大由乡一名也被大田替代了。

徐朝森的说法似与《赣县地名志》略有出入:“清光绪末年,排上村李学祥献一丘大面积的良田建圩,得名大田。”其实仔细斟酌,还是可以理解的。廖屋场为廖氏开基,后来温、卢、李、黄、徐几姓陆续迁入。夏湖圩迁来时,李学祥捐献十担谷田建圩。地名志上说李学祥是排上村人,则应当理解成排上村是后来从廖屋场分析出来的新地名。

大田境内因有桃江水穿境而过,当地村民又习惯于沿河种植黄竹,以致桃江两岸(衍至境内所有溪河两岸)尽是苍翠浓郁的竹林,迤逦成片,风光旖旎。大田乡政府办公大楼去年新建成,坐落在桃江侧畔的转道,蓄着一江清水,守着逶迤竹林,遥对如虹般水泥拱桥,可谓是赣南乡镇占有最美丽自然风光的办公共区所在地。

乡政府不远有一座小桥,旧名牛经桥,历史上两岸人家放牛经常从这河里经过,遂得名。牛经河横对桃江,似叫横溪更贴近些。牛经河一侧是大片草地,青绿如油,煞是喜人,或许这就是对岸人家经常过河的目的地吧。

境内瀛洲,很有些岛国意味。先是刘氏开基,明隆庆年间徐氏迁居,如今多为徐家族人,也还有早在唐代开基的卢姓人家。瀛洲东濒桃江,地势开阔,适于耕作繁衍,加之传说中有仙人落过脚,遂得名瀛洲。瀛洲村口有社官,社官庙里供有太上老君、杨公、财神、土地公,栋梁上搁有数十具龙灯骨架——这里每年春节的初十至十五,数千人参加舞龙灯,情景十分热闹,远近闻名,甚至连城里人也纷纷来参观,据说这一习俗从明代便开始了。

瀛洲的徐氏宗祠很有特色。没有正门,只有边门,宗祠本身很大众化,宗祠前左右各两口小池塘,小池塘前紧邻着一口大池塘,当地人叫做“五湖四海”。这一情形是赣南绝无仅有的。徐氏族人在清代时出了一个金华知府,名徐顺维,属瀛洲村名人,后人建了“思维堂”以纪念之,门额上有“孝思维则”四字,体现着瀛洲先人很浓厚的人文素养。

境内小地名叫月洲坝的地方,历史上出过一个大力士,此人名陈炳南,平常用五六十斤重的农具干活,又善游水,被一路过京官看中,带入京城,推荐给郑成功做了部下,后来在收复台湾的海战中立下战功,最后竟当上了都督。成为民间一大传奇人物。

境内夏湖,因地势较低,每逢夏季洪水暴涨时,桃江积水如湖(已经衰落的夏湖圩在1915年一场洪水中彻底被毁)。这段桃江礁多水急,奔腾咆哮,在一块巨石后又形成深潭,漩涡巨大,把上游漂来的杂物一概收入其中,遂有“鸡笼滩”一说,后雅化为居龙滩。如今建成了现代化的居龙滩水电站。

赣县·阳埠

阳埠乡位于赣县南山片。是著名的“腐竹之乡”。

阳埠是个内陆乡,境内虽有溪涧,却少有大河,更无码头,因此“埠”的概念不能成立。哪么,阳埠一名是如何来的呢?

据《赣县地名志》载,阳埠一名改于文革期间,原名“王富”,至今圩上仍有王富村、王富街等名字。“王富”缘于此地原有一户相对富裕的王姓人家,遂得名;民间也有一说法,原有“王府”,后谐音转化为“王富”,也不无道理。

为什么要将“王富”改名为“阳埠”呢?据了解,此名改于文革期间,即1970年左右,正值极左时期,凡属于“封资修”的东西一概毁灭,捣庙、拆菩萨、强令僧人还俗、查收与爱情有关的书藉,以及将与之有关的名字改掉。之一期间出生的人,很多人取名或者说名字,一些明显有革命色彩的红、卫、兵、建、伟、忠等等字眼被广泛使用。地名也不例外,王母渡改成了桃江,王富被改成了阳埠。然而,王母渡改成桃江,多少可解,因为王母渡圩位于桃边边,桃江穿境而过;王富改成阳埠则难解,因为整个桃江与之无关。经过田野调查,估计有两种可能。一种解释是直接改名,从赣州一路过来有沙石埠、龙埠,依据这个惯性,这里也叫某埠。时值文革盛期,左得厉害,全国上下崇拜领袖崇拜红太阳,取“阳”字为埠名,遂有了“阳埠”;另一种解释是仍汲取了民间意见。当地人告诉,在王富改名成阳埠之前,这里叫王富的同时,时常听见人以“洋铺”称这块地方,这“洋铺”当理解为一座卖洋烛、洋油等洋货小店铺,而且是唯一的小洋货店,在当地以土产为主的店铺中显得很突出,遂在民间多以“洋铺”而代指王富,到了文革期间改“王富”时,将仍有“封资修”味道的“洋”字改成充满政治味道的“阳”、将“铺”谐音改成了“埠”,而叫了“阳埠”,这种解释也有一定道理——历史上,阳埠从明代开始就出名了,因为这里矿产丰富,有金、萤石、钨砂、稀土、硅矿,同时还盛产腐竹,矿与腐竹的盛产引发了这里的商贸繁荣,有了洋货的进入,这是完全可能的。

阳埠是个农业产业为主的乡村,有趣的是,这个农业乡村得天独厚地盛产腐竹。腐竹以黄豆和水为主要原料,一种植物蛋白很高的植物,是城乡百姓之所爱,在寺庙里更是上品佳肴。在阳埠境内,罗龙山孕育了两条溪流,沿着这两条溪流分散着黄沙、木栅、密石等几个村落的近万余人,他们世代生产腐竹。由于水质特别,含有一定量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生产出的腐竹白晳、质韧,味道极佳,远销赣州城、沙石镇及周边各地,供不应求,当下已成为阳埠的支柱产业,今年,阳埠在圩镇上建立起了“腐竹广场”,高扬起“腐竹之乡”的旗帜,给原始质朴的乡村附丽上现代商业一抹亮色。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项英、陈毅在阳埠打过游击,在大龙村建立过基层党组织,解放后政府组织建了一纪念碑,上面大书“浩气长存”四个大字。 

赣县·吉埠

吉埠位于赣县东北部,平江下游,东邻于都县,南靠江口镇,西接石芜乡,北界南塘镇。

明洪武年间,赣州水东红门楼王怀义迁平江河北侧,当时地名为吉溪,后因人多村大,有船泊码头,便有了埠的形态。自古五里一亭,十里一埠,河流两岸以“埠”命名的地名在赣南有很多。但吉埠名最为吉祥,缘于其码头宽阔、货物上下方便,圩市人烟稠密,交易繁荣,给人以吉祥之感,至清朝时吉溪改名为吉埠,码头遂得名吉埠,后吉埠码头之名衍至圩市名,再衍至乡镇名。

1949年解放前后,只有吉埠码头、吉埠圩,并无吉埠乡,当时的乡公所设在建节,即建节乡。1958年成立上游公社,旋改为吉埠公社,1961年分为吉埠、建吉两个公社,1964年合并为吉埠公社。

吉埠境内地名多怪,如白枧、枧田、瑶村、建节、若内等地名均难解。阅读《赣县地名志》并结合地理考察,才有所解。白枧,公元948年,吴永凤从福建厦门迁来吉埠圩西北15华里处的山下开基,此处地势开阔,风景优美,建村时人们认为吴永凤是白白捡来一个好地方,遂取名“白捡”,后谐音美化成“白枧”;同样含一个“枧”字的枧田名由则全然两个概念,清康熙年间,邓必先由福建几麻窝迁来吉埠圩北偏东13华里平江边开基,此村旁边的山形像犁田用的卷壁,中间是田地,遂得名“卷田”,“卷”与“枧”方言同音,演变为现名;若内,箬内的简写,因开基时山内箬竹多而得名;瑶村得名并不是因为村内有瑶族少数民族居民,而是因为村内原先有瓦窑得名窑灶脑,后简称为窑村,再谐音变为瑶村;建节一名最难解,村人茫然,地名志也没有记载,笔者实地到过建节,疑为村内溪涧急湍而得名。

吉埠境内人名内容丰富多彩。平江有十公里流经吉埠,其中枧田村整个被平江环抱其间,大有水之首尾隐匿不见之状,村后是巍巍麂山作屏障,风景秀丽如画。境内大溪村灌肠脑(村人告诉,这地名是古时兄弟打官司打出来的)有四棵数百年的巨樟,其中一棵七八人方可合抱,华盖遮天蔽日,竹林相依成片,鸟鸣不绝于耳,村内诞生了共和国第一批授衔的游好扬少将(其故事形成《毛主席扶我上战马》一文,并入选小学语文课本),还有1985年毕业于赣县中学、在美国创业的沈剑平博士,此外,大溪芋头素有“贡芋”之说,每年重阳节后,大溪芋头畅销全省。

赣县·南塘

南塘位于赣县东北部,平江中游,东靠三溪乡,东南邻于都县,南接吉埠镇,西依白石,北界田村镇,东北连兴国县,人烟稠密,是赣县重镇。

南塘一名有些趣味,《赣县地名志》载:从前,此地广种蓝子,村民在塘边浸泡染土布的蓝靛,得名蓝塘。明正德年间,王日胜由田南迁此后,更名南塘。显然,这王日胜文化不高,嫌“蓝”字更复杂,遂改蓝塘为南塘也。

南塘境内地名故事颇多。柴岗,历史上最早由蔡氏建村,得名蔡岗,蔡去刘来,刘迁罗入,这一姓氏家庭变迁过程中,蔡岗一名谐音变成了柴岗;和塘坑,位于麂山下山坑,元顺年间,黄淳由黄屋村迁入,当时塘中种有荷,荷叶田田,荷花映日,得名荷塘,后塘被洪水冲毁,改名破塘,解放后雅为和塘;仁上,清雍正年间,张锡嘏由石院迁入,以山相似人形而得名“人山”,后谐音改为仁上;池都尾,清乾隆年间,钟贵读由石院迁入,后山形象猪肚,得名屎猪肚,因粗俗不雅,后来谐音改成池都尾;七夜,明隆庆年间,谢天美原为贯口人,外出迷路,徒步七天到此,迷恋其风景优美,就此定居,初名七营(七日后定下的营地),后改为今名;和尚坑,村处摇篮寨下,荷树繁多,得名荷树坑,谐音演变成和尚坑;道潭,此地原有道家设坛,得名道坛,后演变成道潭;白枧(与吉埠白枧同名的另一自然村),因村内佛子阁后山有洞,泉水自洞中流出,人们筑涧引水灌田,得名白涧水,后演变成今名……

南塘境内山川秀美,人文荟萃。赣县四座佛教名山之一的麂山便坐落在麂滩北侧。麂山,俗名麂岭、麂脑,古名(上山下几)山,因山形宛如“几”字而得名。后因有麂子活动及其传说,“麂山”一名渐盛;“(上山下几)山”一名则囿于“(上山下几)”字有生造之嫌,逐渐淡化。麂山脚下有麂拗脑,客家语即“麂抬头”之意,充满了积极向上、祥和美好寓意;村内白墙黛瓦,老竹新路,香樟簇拥,橙花飘香,旅游新村建设如火如荼。

麂山下是饶田、清溪,乃一片富裕之地。这片富裕之地,文化久远,名人辈出,赣州第一任行署专员罗孟文即诞生于清溪。此外,还有刘有恒、刘明亮等乡贤。耕读传家,从来就是客家人的生存理念。在饶田小学内,有一株生长了近千年的罗汉松,玉树临风,招展着饶田人的豪迈,遥望着清丽的麂山,与着毗邻的古宗祠形成另一抹风景。

饶田刘氏宗祠颇有气势——一对红岩巨狮雄瞻前方,三根铭刻先辈功名的石柱直耸云天,一厅的匾牌无言地诠释着他们辉煌的历史与人文……

赣县·官村

《赣县志》载:“境内白鹭官村有商周遗址、南朝齐墓和田村契真寺(汉)、龚公山宝华寺(唐)、储潭储君庙(晋)。”官村,远在客家人入赣之前就有了人类活动,历史文化源远流长。

这个赣县白鹭乡北边2里路的小村落,明朝时期称为“官村坊”,下辖七十七都(村),因村头的官村河与白鹭的鹭溪河、万安赣江可直接相通,是赣南境内不经十八滩进入赣江的最后的商运码头,历史上一度是个极其繁华之地。

历史上从赣江进入赣州地域的水路,要经过令人惶恐的十八滩,而且在北宋虔州知军赵卞未凿通十八滩之前,人们一般选择驾舟溯鹭溪河进入赣州,因此鹭溪河码头所在地便自然成了一个入关之地。来往的人多了,这里的人烟便渐渐稠密起来,逐渐成了村落,这关口之村便演变成了“关村”,时间久了,又口误为“官村”。

在白鹭官村,至今在百姓中间仍流传着“先有官村,后有白鹭;先有白鹭,后有田村”之说法。他们的理由是——官村女人都是嫁往白鹭去的,是官村人令当时的不毛之地白鹭有了繁衍与繁荣;还有就是这个村落里,随便哪里往地下挖掘二三尺,都可以掘出大片大片的条石来,足可见证它历史上的繁荣。

果真如此,当初被大群美丽的鹭群与浩荡的鹭溪河吸引而来的白鹭村始祖——南宋钟舆,他从兴国竹坝迁居到了白鹭后,他的后生辈都是官村人的女婿了;果真如此,官村昔日必定有过一个历史时期的繁华,那地底下的大片条石无疑是街市的路面,仅仅是由于后来水土流失,或是一定规模的地质变迁,使得曾经繁华的村落复归平静与传说。《赣县志》中记载也流露出惋惜:“白鹭河流从万安入赣江,百年前可通木帆船,现因河床淤塞,不能通航。”官村兴于河,又衰于河。如同章江、贡江,甚至赣江。

在许多农户的房前屋后,南朝时期的古墓穴时常可见。甚至有的人家的围墙上、灶间里,尽是刻画了图案的旧墓砖,有的还清楚地镌刻了“方建武四年”字样的铭文砖。查《赣县志》知,同时出土的还有“齐建武四年”(497)铭砖(已被市博物馆收藏)。村里老人们记得,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掘出了许多栩栩如生的诸如十二生肖动物制品和挑水烧火等人物陶制品,只是年代久了,不知被孩童们玩弄到哪去了。


转载声明:

1.本文转载于《中华邓氏族谱网》,版权归原作者和原网站所有,如感觉侵权,联系管理员删除;

2.因本站资料为采集或转载回来,作者如有错误之处,请及时联系管理员,以便修正!

注意:本站《邓氏网》不负其他连带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