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近现代名贤录

原国民党少将邓德堂先生

时间:2014/8/5 13:07:49   作者:孤峡山人   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475   评论:0
内容摘要:邓德堂,字润生,任丘市鄚州镇一铺村人。一九0一年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祖辈以开染坊维生。其父邓树林在保定当兵时与同营冯玉祥、尚冠军(鄚州人)结金兰之好。邓德堂幼年时期冯玉祥曾四次到邓家探望。一九一五年邓丧父后,染坊倒闭。兄弟四人随母寄居于鄚州镇角口村外祖父毕明家。一九一九年,在鄚州...
邓德堂,字润生,任丘市鄚州镇一铺村人。一九0一年出生于一个贫困家庭,祖辈以开染坊维生。其父邓树林在保定当兵时与同营冯玉祥、尚冠军(鄚州人)结金兰之好。邓德堂幼年时期冯玉祥曾四次到邓家探望。一九一五年邓丧父后,染坊倒闭。兄弟四人随母寄居于鄚州镇角口村外祖父毕明家。一九一九年,在鄚州高小毕业后,去北京南长街陈公馆教小学,一九二0年初考入直系冯玉祥部第十六混成旅,任上士文书,负责修械工人的文化教育工作。一九二二年驻南苑时,一天晚上邓德堂正在给工人讲课,北京政府陆军检阅使冯玉祥走进课堂,一听邓德堂讲话口音感到很熟,便指着邓问:你是哪里人?答:赵北口人。冯说:你的口音不像,到底是哪里人?邓见瞒不过去便说:“鄚州人。”冯又问:“你父亲叫什么?”邓为避父讳,答:“一个树字,一个林字。”这时冯很关切地问:“你母亲呢?”答:“在老家。”冯问:“你到部队多长时间了?”答:“两年多了。”冯说:“你小子为什么不去找我!”答:“恐怕别人说闲话。”冯玉祥将军见邓有志气而异常高兴,时隔不久,便将邓调到自己身边,并提升为上尉军官。一九二四年,冯玉祥将军在北京发动政变,推翻了曹琨贿选政权,任北京政府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随即委任邓德堂为张家口造币厂中校会计主任职务。一九二六年,南口战役冯部战败后,退向大西北,至五原一二六年,南口战役冯部战败后,退向大西北,至五原一带,此时孙连仲已升任第一军军长,因财政极端困难,军饷无法支付,军需处长郝某弃官逃跑,孙连仲将此事报告冯玉祥,冯即任命邓德堂为第一军上校军需处长。邓上任后经过整顿财务,筹措军饷,稳定了军心。
  一九二八年,孙连促兼任青海省财政厅厅长,垦务局局长。
  一九三零年,在中原大战中,冯部战败,冯玉祥下野,孙连仲帅部投靠蒋介石,被改编为第二十六路军,开往山东济宁整编,邓德堂脱离孙部调任甘肃省泾原区行政督察专员兼平凉县县长,一九三三年八月,冯玉祥将军组织的抗日同盟军被迫解散,冯愤然息影泰山。邓德堂也离职还乡。
  一九三五年,国民党第二十六军进攻苏区惨败,撤到苏北整训。孙连仲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于同年十二月又请邓德堂二次“出山”,任二十六路军少将副官处长,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后,孙连仲升任国民党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邓德堂任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部少将副官处长。
  一九三八年十月二十六日武汉失守后邓随第二集团军退驻河南南阳。驻防期间,他在南阳东关开设一座“小多旅馆”专门接待流亡的同乡,并给安排工作,为了拯救社会上落难的孤儿,在邓德堂的倡导下,由第二集团军筹款,在河南省方城县办了一座儿童教养院,由邓担任院长,先后收容流浪孤儿达数百人。
  邓德堂先生虽身居国民党军队多年,但作风正派,无官僚习气,待人热诚宽厚,平易近人,但秉性刚直。一九三八年十月底,第二集团军转入河南南阳途中,特务营二连见习官籍文忠(任丘人,现任本市政协常委)因病掉队,艰苦拔涉二十余日才找到总部,消瘦骨立,弱不胜衣,与其素不相识的邓德堂见此情景,十分关切,立即令军医为其诊治,并说:“今后有什么需求,可找我,不要不好意思。”一九四五年二月,孙连仲的夫人罗洁如,从后方留守处来总部,电告副官处派人接迎。邓德堂即派特务连长胶往,由于阴雨连绵,走错了路,没接到,罗到总部后大发雷霆,并要惩办这位连长,邓主动承担责任后,罗仍不放过。在这种情况下,邓当场反驳说:我是国家军官,不是专为私人办事的奴仆,我就是不录这个官了也不受这份窝囊气。“随即提出辞职,虽经孙连仲再三挽留,邓德堂先生仍坚决辞去了少将副官处长的职务。之后,便在河南许昌从事汽车运输来。一九四八年到北京定居。解放后为北京东城区民革委员。十年动乱期间,被遣送回原藉鄚州镇,落实政策后又回到北京。于一九八四年病故。时年八十三岁。
  邓德堂先生,虽少年得志,又长期生活在国民党军队的官场,但一生无嗜好,不吸烟,饮酒,不耍钱,不与同僚同流合污,很受人们尊敬。

作者:姜吉恒

转载声明:

1.本文转载于《中华邓氏族谱网》,版权归原作者和原网站所有,如感觉侵权,联系管理员删除;

2.因本站资料为采集或转载回来,作者如有错误之处,请及时联系管理员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以便修正!

本站《邓氏网》不负其他连带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和网址

 

上一篇:邓叔群
下一篇:现代美学大师邓以蛰
相关评论